苏州:摊贩自治,递给城管的一把钥匙
2016-07-01 17:30:17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983

●摊贩自治解决的是管理的对立问题,好处就在于都是同一种身份,平等的主体好对话。

●变管理为服务,变单向管理为互动和多元参与,政府主导,实现政府与社会自我调节、居民自治良性互动,这才是当前和未来要积极探索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小规模疏导点内,进驻摊贩既是经营者又是管理者,考核不合格就全部淘汰换人。昆山锦溪城管找到了一条摊贩与城管和谐共处的新鲜路子。

    流动摊贩怎么管?各地城管都头痛:管轻了,收效甚微,管重了,可能出现暴力冲突。尽管城管暴力执法也不是常态,但是少数恶性事件足以让整个城管的形象大打折扣。今年四月,在武汉街头曾经上演城管小贩对跪一幕。小贩下跪为求手下留情,城管下跪为免舆论误会,老实说,城管小贩对跪跪出来的不是文明,而是无奈。

    流动摊贩牵涉到的是饭碗,城市管理注重的是环境,说到底就是城市的脸面。是生计重要,还是面子重要?显然,无论是民意所向,还是从道义上,城市管理不应该只显示冰冷。城市依然需要管理,弱势群众的生活依然需要继续,两者之间如何找到融合,这就需要进行管理创新。

    实践证明,暴力执法也好,温柔执法也罢,始终没有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:流动摊贩,市场需求依然存在,生存需求始终强烈,有效的治理不能只是围堵或封杀,必须要给他们找一条生路。于是,在管理上建临时疏导点应运而生,这种尝试可行。把流动摊点变成固定摊位,集分散管理为集中管理,解决占道经营的同时也有利于管理本身。

    如果说建立临时疏导点是管理创新的第一步,那让进驻摊贩自治、进行考核淘汰制度,这些管理的延伸就更加具有创意。摊贩自治解决的是管理的对立问题,城管和小贩,身份不同,诉求不同,容易形成对立面,摊贩自治的好处就在于都是同一种身份,平等的主体好对话,而且既是管理者又是经营者,两边的苦楚都清楚,两边的诉求都明白,换位思考就相对容易和客观。再者,既是经营者又是管理者,想必要求别人做到的,也往往自己会先做到,管理起来也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。在自治的基础上辅之考核淘汰,它解决的是对自我要求的一劳永逸,适当的危机感能够营造一种严于律己的动力。

    摊贩维持了生计,并在自我管理中规避了原来的无序; 城管显示出了管理者的温情,也不用天天盯着赶着,轻轻松松就能实现管理的最终目的。可见,一次好的管理创新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。对于老大难的流动摊贩的管理,我们尚能如此,那对于其它城市管理呢?只要我们真正想去创新、认真去研究如何创新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

    十八届三中全会的《决定》提出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,社会管理要向社会治理嬗变。管理与治理不只是一字之差,它本质上是理念和行为方式上的差异。社会治理,着眼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,最大限度增强和谐因素,所以要变管理为服务,变单向管理为互动和多元参与,政府只是主导,如何发挥各方参与热情,实现政府与社会自我调节、居民自治良性互动,这才是当前和未来要积极探索的方向。

    无疑,建疏导点让摊贩自治管理,这是破解城管难题的一把钥匙。这符合改进社会治理方式的新要求,摊贩自治也在用实践印证,变管理为服务,坚持政府主导与社会自治的统一,更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,协调社会关系,从而提高管理的有效性。


】【打印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